百科首页 百科目录 百科检索

在杭州路追征钱债,并无负债人花名和欠债钱数,只指出三个债务人的名字,这三人转而把一百四十余户人家都说成债户,空口无凭,强行追索,造成很大骚扰。这类事屡次发生,以致元政府不得不下令制止。由于斡脱钱债导致许多人户破产,危及元朝统治秩序,元廷也曾下令免除某些居民的债务。但在有元一代,斡脱高利赁商业的盘剥始终是官府、皇室和诸王榨取人民膏血的手段之一,也是造成元代尖锐社会矛盾的根源之一。

  由于译音无定字,斡耳朵也间或译写成“斡脱”,突厥—蒙古语中敬酒套语ötök(请用),也译写为“斡脱”。

  参考书目

  翁独健:《斡脱杂考》,《燕京学报》第29期,1941。

  村上正二:《元朝於泉府司斡脱》,《东方学报》(东京)第13册,1942。

  (翁独健 亦邻真)
 




  乌第河

  清代外兴安岭东部河流名。亦作兀的河、乌地河、乌达河、乌特河。发源于外兴安岭,东流入鄂霍次克海。金代为兀的改人聚居地。乌第河即因兀的改人而得名。明代曾于此地区置兀的河卫,归奴尔干都司管辖。17世纪中叶,沙俄哥萨克侵略黑龙江流域。康熙二十八年(1689),中俄两国订立《尼布楚条约》,条约规定:“惟界于兴安岭与乌第河之间诸川流及土地,应如何分划,今尚未决。此事须待两国使臣各归本国,详细查明之后,或遣专使,或用文牍,始能定之。”此处成为“待议地区”。雍正五年(1727),中俄两国订立的《恰克图条约》第七条重申《尼布楚条约》“暂行存放”之规定,强调俄国人不得占据“待议地区”。咸丰八年(1858)第二次鸦片战争时,俄国乘英法联军侵略中国之机,迫使清政府签订不平等的《瑷珲条约》,割去了中国黑龙江以北、外兴安岭以南的大片领土,乌第河地区遂成为俄国属地。

  (孟宪章)
 




  乌古

  辽、金时期游牧在蒙古东部地区的民族。有乌古里、于厥、羽厥、妪厥律诸译。主要以游牧为业。东邻室韦,西面是它的姊妹民族敌烈、南接契丹。在海勒水(今海拉尔河)以北的称三河乌古部,在海勒水以南的径称乌古部。神册四年(919),被辽太祖耶律亿征服。会同二年(939),辽以其地水草丰美,迁北南院所属三石烈居处屯戍。其后,乌古叛服不定。辽圣宗耶律隆绪以所俘乌古人户另置斡突盌乌古部。统和十二年(994),辽圣宗任皇太妃、萧挞凛领西北路乌古等部,经略西北。二十二年,皇太妃奏置可敦城为镇州(今蒙古鄂尔浑河上游哈达桑东北古回鹘城),又建防州(今蒙古哈达桑东南)、维州(今蒙古哈达桑),以控诸部,御鞑靼(阻卜)。辽道宗咸雍四年(1068),置乌古敌烈部都统军司。大安中,经阻卜磨古斯之叛乱后,辽在蒙古草原上的控制愈难于维持。寿昌二年(1096),徙乌古、敌烈两部于乌纳水邻近地方,以控扼北边冲要。金灭辽,西辽德宗耶律大石北走,聚众据可敦城,乌古部附西辽德宗,一部分人西迁,余众附金,被东徙至庞葛城(今黑龙江齐齐哈尔)耕垦。其后逐渐与邻近的民族融合。

  (张正明)
 




  乌桓

  中国古代民族之一。亦作乌丸,原与鲜卑同为东胡部落之一。其族属和语言系属有突厥、蒙古、通古斯诸说,未有定论。公元前3世纪末,匈奴破东胡后,迁至乌桓山,遂以山名为族号,大约活动于今西拉木伦河两岸及归喇里河西南地区。

  社会经济乌桓人随水草放牧,居无常处,以穹庐为室,皆东向日。善骑射,亦狩猎。食肉、饮乳,衣毛皮。兼营农耕,以布谷鸟为候,作物有青穄、东墙。能酿白酒,但不知作麹,糵米常仰给于中原。妇女能在皮革上刺绣和制作罽一类的织物。男子能作弓矢,制鞍勒,锻铜、铁刀兵。

  乌桓社会由若干部组成,各部有数百、千邑落,每邑落约有二三十户。部首领称大人,邑落首领为小帅。大人以下,各自畜牧治产,不相徭役;大人有所召呼,部众不敢违,违者死罪。盗窃不止,亦死罪;叛逃者捕归,放逐于沙漠中。有罪,可以牛羊赎。大人、小帅最初由邑落人民推选,勇健、能理决斗讼者得举,2世纪末以后,变为世袭。

  乌桓俗贵少贱老。怒杀父兄,不以为有罪,然不害其母,因母有族类;而父兄以己为种,故无人过问。血族复仇之风颇盛。

  乌桓人髡头,女子至嫁时才蓄头
70 / 544 页

百科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