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首页 百科目录 百科检索

(今河北卢龙)等军事要地,利于平时镇守,有战事则各集所属的军丁从征。

  宫户世隶宫籍,不能脱离。即使官至大丞相、封晋王的勋臣韩德让,也只有经承天皇太后明令他出离宫籍后,才能跻列横帐皇族之列。斡鲁朵制对加强皇权,维护耶律氏的统治都起了重要的作用,对后来蒙古人的斡耳朵、怯薛制度有着直接的影响。

  蒙古的斡耳朵与辽没有实质上的差别。成吉思汗有四大斡耳朵,分别属于四个皇后,帝、后死后,大斡耳朵由幼子拖雷的家族继承。元朝建立后,为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先后设置了四所总管府和一所都总管府,下辖提举司、长官司和各种造作匠局等二十几个机构,私属工匠、打捕户遍布大都、上都、保定、东平、彰德、泰安、河间等地。这四大斡耳朵向腹里(中书省所辖的今河北、山西、山东和内蒙古部分地区)九万人户征收五户丝;并向赣州路几万人户征收江南户钞。每年还从朝廷得到大批银两、罗绢缎绒等岁赐,敛聚和耗费巨额则富。元廷历封宗王甘麻剌和他的子孙为晋王,镇守漠北,兼领四大斡耳朵,称为“守宫”。元世祖忽必烈也有四大斡耳朵,同样占有大量财富和私属人口。其他皇帝都各有斡耳朵,死后都由后妃继承守宫,也领有私属人户,有五户丝、江南户钞、岁赐的收入。元成宗铁穆耳、武宗、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、元英宗硕德八刺、明宗、宁宗死后,元朝分别设长庆寺、长秋寺、承徽寺、长宁寺、宁徽寺、延徽寺等三品官衙,管理他们的斡耳朵。

  参考书目

  杨若薇:《辽代斡鲁朵所在地探讨》,《北京大学学报》1985年第5期。

  (张正明 周良霄 亦邻真)
 




  斡脱

  (ortoq) 蒙古语ortoq(突厥语ortaq,意为合伙)的音译,蒙古和元朝经营高利贷商业的官商。徐元瑞《习吏幼学指南》说:“斡脱,谓转运官钱,散本求利之名也。”又称斡脱为“见赍圣旨、令旨,随处做买卖之人”。从成吉思汗时期起,蒙古贵族就提供本银,委托中亚木速蛮商人经营商业,发放高利贷,从中坐收高额息银。当时这种官商有“黄金绳缆”(altan

  获取巨利。斡脱经营的商品中很大一部分是金银珠宝、名贵皮毛、金锦罗缎等供皇室和贵族享用的奢侈品。蒙古初期,高利贷的年息是百分之百,次年息转为本,又复生息,一锭银十年之店竟能本利共合一千零二十四锭。这种掠夺性盘剥当时称为“羊羔息”。蒙古汗廷曾经规定,斡脱被偷盗或抢劫而一年之内不能破案,由当地居民代偿,如不及时赔偿,就作为债务,迫令纳“羊羔息”。斡脱钱债使许多民户甚至一些地方官吏破产,陷入典卖妻孥还不足以偿债的境地,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。1240年,窝阔台汗不得不下诏以官府钱物代还民户和官吏欠下的斡脱钱债,总值达七万六千锭。同时取消各地官民代偿斡脱失盗损失的规定。根据耶律楚材的建议,规定钱债“子母相侔,更不生息”,即不论欠债多久,全部利息最终不得超过本银的百分之百。蒙哥汗时期,曾令孛阑合剌孙专掌斡脱。

  入元以后,皇室、妃主、诸王的斡脱不断发展。政府为持有圣旨、令旨的官商专立户籍,称为斡脱户。元世祖时,前后曾设诸位斡脱总管府(至元四年,1267)、斡脱所(至元九年)、斡脱总管府(至元二十年)等机构,掌管斡脱事务。尽管由于某些朝臣一再陈述斡脱扰民害政,曾经暂时废止斡脱机构,但斡脱高利贷商业是元朝官府、皇室和诸王妃主剥削收入的重要来源,不久便恢复,而且扩大了经营范围和权限。斡脱贸易还发展到远洋海外。在地方,元政府也前后设有斡脱局、斡脱府等官衙。

  斡脱商人向元廷和诸王不断贡献奇珍异宝和大批钱物,从而得到特殊庇护。元政府为斡脱提供了种种特权。这些官商手持圣旨、令旨,可以使用驿站铺马(见站赤),官给饮食。他们或携带军器,或有官军护卫。货物可以减免课税。行船鸣锣击鼓,不依河道开闸时间,强行通过,动辄殴打守闸人员。办买盐引,欺侮仓官。斡脱商人还假公济私,夹带私人资金,营运牟利,发额外横财。斡脱户常常不当差役,与僧、道、也里可温、答失蛮等神职人员享受同等或类似的优待。

  追征斡脱钱债,对居民为害很大。如果负债人无力偿还,便籍没财产,甚至断没妻子儿女。大德六年(1302),札忽儿真妃子、念不列大王派人
69 / 544 页

百科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